栏目
微信公众号

ID:财智道传媒

标准很重要——专访新疆天塞酒庄庄主陈立忠

标准很重要——专访新疆天塞酒庄庄主陈立忠

2017-12-21 15:31:32 | 栏目:投.红酒 | 作者:屈菲菲

        沐浴在秋日的阳光里,和陈立忠一起聊她的天塞酒庄的故事。落地窗外紧邻元大都遗址公园的晓月河,河对岸落了一地的“金黄”,在这北国的秋里,似乎也让人看到了远在新疆的天塞酒庄的秋日阳光。

        陈立忠说自己待在新疆的时候比较多,对那片土地,她倾注了巨大的热情,祖国东边的城市繁华没有阻挡她在西北边疆创立心爱的葡萄园。

情之所至
        早年因为生意的缘故,陈立忠对新疆颇为熟稔。
        大概是多年和葡萄酒打交道,陈立忠说话缓缓的,只听声音也有一种如葡萄酒的醇厚的感觉。她说,你应该去走产区,去葡萄园看看,感觉会更不一样。
        她说自己早年入行前,是真喜欢葡萄酒,加上主业做顺了以后,也有时间去品味红酒,确实很让人神往,是能够让人发烧痴迷的。
        和新疆这片产区结缘,一开始也是源于陈立忠在新疆有交通运输业的项目。在那边待了两年左右,她对那里新兴的葡萄酒产区开始有所了解,又因为新疆本身的先天自然优势,在现场考察后,她决定投入这个行业。
        喜欢葡萄酒和做葡萄酒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她说自己不是头脑一热做出的决定。因为她本身喜欢喝,也就清楚这个市场,会深层次考虑自己可不可以做好品质的葡萄酒,毕竟国内当时精品葡萄酒并不多,商务用酒、宴会典礼大多数使用的都是国外的葡萄酒。
        她说:“有了打算后,我自己也想了很多,放弃了朋友说到国外买酒庄的建议,我要做国产的民族品牌。而且,这几年,社会上也一直在讲国家品牌、匠心精神,那个时候,我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倒不是想到国家发展会有这个趋势,而是中国这么大,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品牌,既然喜欢葡萄酒,为什么不能去做。”
        她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立刻找专业的团队进行规模上的论证,她当时的想法就是酒庄要可以生存,能持续性发展,这不是她自己头脑一热的项目,是一个科学定位的项目。
        酒庄发展了近10年,从成立到现在的精品酒庄、最佳酒庄、一线品牌,能有这些荣誉,也是和最初的定位比较清晰有关,整体项目设计包括酒庄的设计、葡萄园的设计、产品的规划,是早都设计好的。“这几年是非常好的执行的过程。”陈李忠说。
        天塞酒庄发展得顺风顺水。陈立忠说现在有朋友来咨询项目,她有一个体会特别深,就是在项目定位、项目规划、项目设计前期,一定要详细、科学、严谨,才能发展。现在不是几十年前大家凭着胆量、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了,有勇气、敢闯就可以,现在大家一定不是盲目的。
        她也去过别的产区考察,但还是对新疆这片戈壁滩情有独钟,因为在她看来,没有一个地方的葡萄有绝对优势,不能简单地用好坏来评价。例如在法国,一个波尔多产区就有左岸、右岸、村庄,都有不同的风格,包括到了勃艮第,其实葡萄酒是讲个性、多元化、风土的。
        她说能够把这个产区的风土很好地发挥,能够做出带有这个地区特色的葡萄酒就是好酒。

新疆产区很独特
        她说新疆焉耆有几个不可复制且独特的特点:瓜果甜、质量好、绿色有机、空气干净、昼夜温差大、光照热量充足等。这些都是非常优势的自然条件,在这里能够真正做到有机,而且这样的天气使得农田几乎没有病虫害,这些都是明显的优势。   
        新疆焉耆盆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湖,这里有着充足的光热资源,有利于葡萄树体养分和果实风味的物质积累,并能保证葡萄形成适宜的酸度;干热的气候有效地遏制了病虫害的发生,是天赐的有机葡萄种植良地。
        但是这个产区也有它的劣势,比如产生盐碱、多风、严寒、晚霜、干旱这些极端现象,乍一看很不合适种植葡萄,但只要顺应这个地方的风土,找到适应它的栽培方式、酿造风格,就能够酿造出非常有特色的、有代表性的,消费者喜欢的葡萄酒。
        天塞酒庄一开始就是2000亩大的葡萄园,除几十亩的酒庄建设用地外,其余都是葡萄园,团队进行的规划是每50亩是一个作业地,周边都是林带。
        陈立忠说她打造的是精品酒庄,特别大的酒庄不叫酒庄,甚至变成酒厂,连葡萄原料都是外包,而从外面购买的葡萄在品质上不好管控。精品酒庄虽然比较小,但可以自己种葡萄,完成生产过程,这样质量可控。
        她还说,天塞的葡萄园请的都是固定的工人,不是季节性的,每一个作业地都有作业组来管理,从而真正实现可追溯、可控。
        目前,巴州正在申请焉耆盆地的葡萄酒成为地理标志产品。很多国内外知名的葡萄酒专家通过现场论证,认为焉耆盆地将成为未来全世界最优葡萄酒的原料生产基地。
        绝佳的自然环境让天塞酒庄顺风顺水。从地理位置上看,焉耆盆地北倚天山,属于中温带的大陆性气候,光照充足,降雨量较少,蒸发量大,无霜期177天;平均气温8.7度,温差大;年平均降水量98.7毫米;年平均日照数3079.3小时;土壤属于8.0偏碱性土壤;年平均蒸发量1860.4毫米。这些气候特点有利于酿酒葡萄糖分和养分的积累,无病虫害发生,因而无须使用农药。焉耆盆地南邻博斯腾湖,湖面蒸发,波光返照,形成了独特的小气候。这对葡萄的生长极为有利,对葡萄的品质有很大的提高,可以生产出高端优质的葡萄酒。

女酿酒师
        天赛酒庄,庄主和酿酒师都是女性,虽是机缘巧合,不过在陈立忠看来,女性对于细节、味觉更敏感,也更细腻。
        葡萄酒讲平衡、优雅,这两个品质在天塞的酒中表现得很突出。这也是缘于女性特别善于把握细节和对味觉的敏感,大家对于天塞葡萄酒的评价就是非常干净、纯净,这肯定都和女性做这个工作有关系。
        天塞酒庄有专门的种植团队,对酿酒葡萄的种植、管理进行专项负责。所以酿酒师在种植期间的指导不多,她的工作开始于用于酿酒的葡萄接近成熟期时,因为酿酒师对于葡萄成熟度的把握、采收时机的控制更为老辣一些。
        葡萄酒没有绝对的好与不好,它更多的是对这个葡萄园风土的呈现。天塞的酿酒理念就是尊重自然、精细酿造;种植理念是顺意风土、顺意自然,不能违背产区的自然特征。酿酒师更多的是要适应这个产区并发挥得更突出一些,而不是根据消费者的口味去调整它。
        法国、意大利这些旧世界的酿酒师近几年反而会去美国、澳洲这样的新世界葡萄酒国家去,因为美国、澳洲开始把葡萄酒的种植和生产视为一种科学严谨的学术来学习和推广,所以说美国和澳洲都有非常好的酿酒师。
        陈立忠表示:澳洲和中国是反季节的,酿酒师一定要有更多的工作经历。酿酒师很痛苦,一年只有一次工作机会,因为葡萄一年只成熟一季。工作10年,对一般职业来讲,已经是很长的工作经历,但对于酿酒师来讲只有10次,所以说尝试技术、风土、酿酒的机会也少,而澳洲的反季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让酿酒师的实践酿酒机会更多。
        酒庄酿酒师Lilian自己的家族也有葡萄酒,她来自酿酒世家,经验也很丰富。
        Lilian曾在贺兰山的一个酒庄工作过,她当时受聘于保乐力加,那是一家很知名的酒业公司。这家公司在宁夏贺兰山有项目,那段经历让她对中国很有感情,认为中国葡萄酒庄很有潜力市场。
        北京农学院副教授李德美先生是酒庄的技术顾问,他们俩相识后,他邀请Lilian来酒庄考察,Lilian看到如此标准的规模化葡萄园后非常感动。
        陈立忠说,葡萄酒是讲原料、讲种植的,我们一开始在葡萄园的种植上很是精细,对此Lilian非常震撼,她认为这是做好的葡萄酒的基础,便欣然加入,一直合作至今。

种植标准严苛
        葡萄酒不是工业品,它更多的还是要表现出原料本身的风格特征,这点,天塞的理念是更好地顺应风土、尊重自然。新疆有很好的葡萄成熟度,它的果香非常突出,酒精度会适当偏高一些,但不会像老世界的酒酸度那么高,这样反而适合了中国的消费者,不需要刻意改变它来迎合消费者。
        好的葡萄酒靠的是七分种、三分酿,陈立忠说当时顾问团队决定要做好的葡萄园。这个好体现在开始的开荒、土壤的改良、选种什么品种、架式怎么做,这些规划做得特别深入,定了一系列的标准,在执行时,也严格按照标准。对于天塞的葡萄园,业内人士甚至说在中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葡萄园。
        好的葡萄园必定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辛劳,陈立忠说团队在葡萄园的种植上投入的精力实在太大了,他们为葡萄园付出的辛劳不是一两句说得清的,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表现出来的,过程太复杂,投入太多,至今她都奇怪自己当时是怎么熬过那一段的。
        科学化、标准化、精细化、机械化是天塞酒庄葡萄种植始终秉承的理念。
        科学化,就是要选择适合的品种。陈立忠说天塞种了几十个品种的葡萄,她不想要千篇一律的葡萄,一定要找到适合这个地区栽培的品种。以前没有人做过这个工作,她只能把几十种葡萄品种全部栽种到园里。研究葡萄品种适不适合这个产区不是看苗,而是看结出的葡萄酿成的酒,这样一晃五六年就过去了,虽然费时费力,但是天塞在选择品种上一直在进行这样的尝试。
        标准化,天塞酒庄从一开始就建了一整套的管理体系——什么时间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这个程度怎么来追溯、怎么来检查,生产部、技术部、农机水电部怎么来协同……说起来很复杂了,多部门联合作业对标准化的程度要求越来越高了。
        精细化,天塞葡萄园有很多符号,每一棵葡萄都有定位。精细化都会说,但做起来太难了。最终你的葡萄好不好,还是用酒来说话,用大家的口碑、获奖的多少来说,所以真的是感慨万千。
        机械化,做酒庄要实现它的经济性,必须要有一定的规模和量,专家也说,种10亩、8亩和种100亩,都很容易,但是2000亩种成天塞这样的标准,那就太难了。所以天塞自己研发机器,陈立忠表示当时在国内葡萄种植没有太多农机上来就可以用,只能自己找农机研究院,自己找工程师,一点点和他们提需求,和团队讨论、试制,然后再改良。现在天塞葡萄园拥有中国唯一的一款设备,大概有七八台。陈立忠说没有打算推广这个设备,原因是别的葡萄园没有天塞的葡萄园那么标准,强卖也用不了。

精品酒庄酒
        天塞酒庄的定位是做精品酒庄酒,目前产能35万瓶,是一座集葡萄种植、葡萄酒酿造、葡萄酒文化推广于一体的综合体验式酒庄。
        陈立忠表示:天塞酒庄拥有比较完善的酒庄旅游设施和专业的酒店运营团队,在满足消费者旅游观光、领略葡萄酒文化的同时,完成了酒庄的现场零售,这块已经占到全部销售的10%以上。在酒庄旅游成熟的国家和地区,例如澳洲、美国Napa产区的酒庄,酒庄现场零售已经占到比较高的比例,这块业务是我们要全力拓展的板块。
        在产品开发上,陈立忠的想法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独创生肖酒系列,每年农历年前用当年的葡萄酿造,取义庆祝丰收和贺春、分享的吉祥寓意。从酒庄第1年出品,目前已经是第5年,而且他们还邀请艺术家参与酒标创作,以提升产品价值。
        为保障生产工艺的需要和质量的可控,酒庄酿酒均从法国、意大利引进目前世界的先进设备,选用法国6个不同风格的橡木桶厂家制造的30余种橡木桶,对葡萄酒进行陈酿。酒庄拥有3500平方米的地下酒窖,可存放3000只橡木桶,另有可同时容纳800个会员储酒的会员区。优越的存储环境为葡萄酒长期陈酿提供了最佳保障。
        天塞酒庄在国内、国际获过的业内权威奖项有149个。像布鲁塞尔赛事被誉为葡萄酒行业的奥斯卡,这些业内含金量颇高的赛事有的侧重专项,有的侧重规模,有的侧重权威、普及。在世界最知名的四大葡萄酒赛事上,天塞酒庄都曾获过金银铜奖。
        陈立忠说:“今年天塞参加的勃艮第世界霞多丽大赛,是专项赛事,是在霞多丽的故乡勃艮第举办,天塞获得了银奖,是中国唯一的获奖酒庄。在中国,只要涉及酒庄的赛事,天塞都名列其中,获得了不少荣誉。”
        天塞的渠道建设从开始的侧重终端、封闭式运营到现在的2.0全渠道,有了一个大的发展。现在,天赛有专业的酒商代理产品,在五星级的高级酒店也能看见天塞的踪影,天塞的专业电商在天猫也有入住。但是,鉴于目前酒庄产量不是很高,年产量只有30多万瓶,而且要做精品酒庄,最重要的是要有体验,单纯电商侧重价格,并不完全适合精品葡萄酒。在陈立忠看来,电商卖葡萄酒不是一个很适合的方式,目前天塞在全国有十几个专卖店,侧重线下体验,打造的是一个品鉴中心。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资本看好国内葡萄酒市场,一些国外葡萄酒集团也相继在国内市场投建酒庄,以便占得先机。数据显示,亚洲的葡萄园面积从2000年19.4%的全球占比升至2013年的24%,其中中国葡萄园数量增加了127%。
        陈立忠表示,国外运作成熟的葡萄酒企业进入国内市场,其运营成本较高。如果在国内找到合适的原料基地,或者是在合适的地区建立生产基地,就能够有效降低成本。当然这也证明了国外资本认为中国市场具备投资价值, 并且对国内产区有信心,认为能够在该地区种植葡萄,生产出高品质的葡萄酒。
        葡萄采摘季已经过去,天塞酒庄也将开始酿造第二个年份的葡萄酒了。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财智道(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452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