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微信公众号

ID:财智道传媒

打造10万亩原生态有机葡萄园

打造10万亩原生态有机葡萄园

2017-10-30 12:18:26 | 栏目:投.红酒 | 作者:屈菲菲

        在宁夏贺兰山东麓,蔚为壮观地林立着众多的葡萄酒庄,这一切,始于他在宁夏这片土地上开垦的第一个大规模的葡萄酒庄。如此大手笔投资葡萄酒庄,使他成了在这片土地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正因为他的壮举,10万亩有机葡萄庄园的大规模栽种,给了后来人有迹可循的信心。现在,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声名远播,他功不可没。
        他就是贺兰神葡萄酒庄董事长陈德启。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他。

2亿买10万亩荒滩
        陈德启是泰国华侨,他做过食品、做过房地产,都做得有声有色,可最后,还是一头扎进了葡萄酒行业。
        他说:“当时在宁夏政府进行招商时,他去进行了考察,之前曾认真分析研究了贺兰山那片土地,结果当然是令他欣喜若狂的。这片土地真的很适合种葡萄,再加上葡萄酒市场日益扩大,国产葡萄酒也正在起步阶段,这个行业在中国是个蓝海。”
        陈德启当即拍板投入2亿元在贺兰山东麓购买了10万亩戈壁滩,签约的第2天,陈德启就将这里的土壤取样送往法国,专家检验的结果让他欣喜若狂,也证实了他直觉的敏锐性。
        贺兰山东麓这片荒原位于北纬38.5度,海拔高度1100米,土壤是经过几亿年风雨形成的砂石与泥土混合洪积扇冲击平原,石砾与灰钙土各占50%的构造使其含有丰富的矿物质。这里通透性好,日照时间长(每年约3000小时左右),昼夜温差大(10℃~16℃),如此环境生长出的酿酒葡萄皮厚、糖分充足、单宁饱满,为酿制优质葡萄酒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该地区年降雨量少(年均150~200毫米)、病虫害少,是世界上少有的葡萄酒不讲年份的产区之一;另外该地区二氧化碳浓度高(达370ppm),光合作用强,是世界上最适宜酿酒葡萄生长的地区之一,每亩地所缺水分(葡萄最好的生长水分为400~500毫米)均使用以色列先进的滴管系统,实现全自动化控水。
        他表示:贺兰山东麓的各项种植指标也均优于法国波尔多地区,为种植有机酿酒葡萄提供了天然的优势条件,而且法国的葡萄庄园历经这么多年,土壤结构已经没有原先那么丰富了。而贺兰山东麓还是个处女地,这里面的价值是不可估算的。
        陈德启说,在这种独特环境中生长出来的酿酒葡萄,恰恰成了贺兰神国际酒庄独一无二的优势。

贺兰山的灵魂
        陈德启为自己的葡萄酒取名为“贺兰神”,意为“贺兰山的灵魂”,他表示:因为购买的10万亩地是连片的,整个地形像一个“神头”,再加上地处贺兰山,就这样定了这个名字。
        放着已经如日中天的生意不做,陈德启说他看上这片戈壁的时候,就决心扎根这里,誓要建一个自己心中的葡萄园。
        贺兰山东麓现在是个很有魔力的地方,它是中国的几大葡萄产区之一。截至2016年年底,宁夏葡萄种植面积达到62万亩,建成酒庄86个,年产葡萄酒约1.2亿瓶,综合产值近200亿元,是全国集中连片最大的产区。
        即使土壤性状再好,但只要一天没有酿出葡萄酒来,他也整日悬着一颗心。从2007年买这片地,到2011年酿出葡萄酒,过去了整整4年。陈德启说丰收的这一天终于来了,确实不容易,因为投资金额太庞大,他的身上也背负了不小的压力,有来自自己的、家庭的、社会的、员工的,但权威专家的评价很高,也给了他莫大的信心。
        自2015年年底至今,贺兰神国际酒庄的葡萄酒相继获得“港澳台葡萄酒最佳平衡奖”、“decanter品醇客(2016、2017年)亚洲葡萄酒大赛地区奖”、第23届和第24届的“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金奖”、“法国巴黎吉伯特葡萄酒挑战大赛金奖”、 2016年和2017年的“WINE100中国最佳葡萄酒大赛黑金奖”、“2017意大利国际葡萄酒大师五星级葡萄酒”称号、“2017德国帕尔国际有机葡萄酒金奖”、“第十一届中国国际博览会暨BioFach China 2017优秀产品奖”,公司先后被授予“国际绿色生态示范企业”“全国绿化模范单位”“自治区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等10多项荣誉。

戈壁变绿洲
        把10万亩戈壁变成一望无垠的绿洲,在这期间要付出多少?连外行人都能看出来投入一定是巨大的。
        陈德启说:“贺兰神能有现在的面貌,从空气中的黄沙味儿到现在的果香扑鼻,整个团队确实是按照当时的规划紧锣密鼓地行动到现在。”
        这10万亩荒地,如果全部推平用来种植葡萄,将会破坏当地生态,会造成沙尘暴。”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陈德启花了不少工夫,“最后采用了‘间隔挖沟’的方式种植,每隔3.5米种一行,这样就有一定空隙保持了地表原貌,不会破坏整个生态”。不难看出,从整体规划到实施细节,陈德启一直将“生态”一词放在心上,“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
        这10万亩风沙极大、没有水源的戈壁滩给陈德启带来极大的阻力。“我们这里是风口,风沙大,要想种出葡萄,就得先造林。在这戈壁滩上种一棵树不是一般的难,是非常的难,没有滴灌都种不活树木。”
        陈德启引进滴灌系统,将事先推平的近5万亩地按一定面积划分成小块,四周全种上白杨树。这一种,就是500多万棵,仅树苗就花了近亿元,整个滴灌系统更是耗资巨大,花费超过2亿元。
        陈德启说,现如今戈壁变成了绿洲,这些高大挺拔的白杨树不仅护卫着葡萄园,也护卫了周边一带的生态。
        对于建葡萄酒庄前期如此巨大的消耗,陈德启说专业技术顾问团队进行规划时有个评估,因而自己心里有底,况且自己想要打造的是全生态、有机的葡萄园,所以这些看似和葡萄无关紧要的事情反而很关键,它是葡萄园能有现在风貌的屏障。

全部采取有机种植
        不用农药和化肥,1亩地种300棵葡萄树,1棵葡萄树酿1瓶高档酒。因为恪守规则,陈德启的葡萄园被当地评为“标准化生产的示范园区”。
        贺兰神酒庄葡萄所施的肥皆为有机肥,一切都是围绕有机种植打造,他说:“为此,贺兰神专门成立了一个生物农药公司,10万亩的种植面积太庞大,足够自己成立一个公司来满足所需,这样用起来也更放心。”
        陈德启告诉记者,葡萄园内的所有葡萄苗都来自法国、意大利的抗寒、抗盐碱品种,并且全部是嫁接苗。那些枝条并非“天生”横走,而是将传统酿酒葡萄的“扇形架”管理模式改为倒“L”架形,让葡萄树倾斜生长,于是,挂果枝条就呈现横走状态。
        陈德启说,这样做有很多优点:一是方便葡萄树入冬下架,解决了越冬埋根的难题;二是通风透气,不易生病;三是受光、着色以及成熟度一致,有利于提高葡萄的品质;四是整齐划一,可实现除草、翻土、修剪、采摘的机械化作业。
        在葡萄园,记者还见识了从以色列引进的滴管系统:主管道全部埋在地表之下,只有一个个不足筷子粗细的毛细管喷头露出地表,均匀地排列在葡萄树的根部。陈德启说,葡萄园的灌溉用水来自地下,纯净无污染,并且可以严格控制灌溉时间。
        园区苗圃引进的这些法国、意大利的嫁接苗生命力强,吸收性好,树龄长,至少能挂果50年还能很好地保证葡萄的成果品质。同时,在生产时要严格按有机高标准进行种植,每株葡萄只取其第一次开花果,其余均直接摘除不留,以严格控制种植数量和产量——每亩种植444株,每亩产量400~500公斤。
        面对如此庞大的葡萄种植面积,管理上贺兰神也采取了自己独具特色的办法。他表示:公司依据贺兰山东麓独特的地理资源条件,采取分片进行种植管理的方式,平均每500亩为单位管理区域,责任层层落实,且由企业内部稽核和品控部门协同监督,保证生产管理严格按照相关有机标准执行。
        在葡萄酒酿造方面,酒庄聘请了克洛维斯国际酿酒顾问团队的法国专家史蒂夫.塔图齐(Stephane Toutoundi)先生担任首席酿酒师。史蒂夫是法国吉隆特产区私人实验室联合会主席,汝拉德葡萄酒骑士协会顾问,他拥有扎实的酿酒技术和丰富的酿造经验,曾为数十家国际知名酒庄包括波尔多圣爱美隆列级庄白马、飞卓、卡侬庄园等提供过技术服务,在波尔多葡萄酒行业有着非常高的知名度。 

90%的回头客
        现在,贺兰神酒庄总种植面积2万多亩,品种有赤霞珠、西拉、马瑟兰、霞多丽、蛇龙珠、品丽珠、梅乐、塔明娜、曼佐尼、灰比诺、白麝香、白雷司令、贵人香10余种,1年产量差不多有2000吨。
        贺兰神久负盛名的3款葡萄酒在业内有口皆碑。珍藏版有机马瑟兰干红葡萄酒入口柔顺,单宁丝滑,果香洋溢在口中,伴随着果香渐渐地散去,淡淡的香料和香草味悄然而来,在口中画上完美的句号。工人们精心逐粒挑选完全成熟的优质葡萄果粒,轻微破皮,低温浸皮发酵,在静谧中自然澄清,在100%法国新橡木桶中陈酿18个月,孕育至成熟装瓶。
        珍藏版有机西拉干红葡萄酒具有烘烤的咖啡豆、黑莓、香草、皮革及胡椒辛香,其香气浓郁、优雅,口感圆润和谐,带有丰富的果香味,余味里有烟熏的味道。
        特级有机赤霞珠干红葡萄酒红宝石色泽历经12个月的法国中部产区橡木桶窖藏,赋予它若隐若现的宝蓝色光晕。它具有上等肉桂香气及黑果和香草冰淇淋的香气,其口感持久、宽广,木质带来的单宁质感清晰分明,能带来略带奶油香滑的感觉,充满层次感。
        陈德启说:“现在市面上国外的葡萄酒琳琅满目、良莠不齐,普通消费者根本无法甄别,而且,现在盲目崇拜国外葡萄酒的情况也好了很多,大家的思想开始转变了,不再只关注是否来自国外,而是认为酒的品质更重要,而且入口的东西,别人说的再好也没用,你的舌头会告诉你一切。”
        贺兰神现在开始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追溯,让每一瓶葡萄酒都可以找到源头,如何种、如何酿都公开透明化。食物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现在有这个技术可以达到,我们就有义务让消费者知道他喝进去的葡萄酒来自哪里。
        国产葡萄酒在整个葡萄酒市场上,可以说是个新品牌,毕竟中国的市场经济也没有多少年,国产红酒走入国人的餐桌,还需要时间和过程,这是一个必然要走的环节。现在,整个国产葡萄酒庄都在认真做自己,等待市场的成熟,那一天应该不远了。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财智道(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452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