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微信公众号

ID:财智道传媒

匠人与艺术家——专访青瓷艺术家陈烈汉

匠人与艺术家——专访青瓷艺术家陈烈汉

2017-12-20 14:48:24 | 栏目:投.收藏 | 作者:申丹丹

        工艺美术品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工艺美术品包括青铜器、陶瓷、丝绸、刺绣、漆器等11个大类、65个中类、83个小类、1865个品种。但是,在当今高度信息化、工业化、市场化的社会背景下,中国传统工艺美术行业亟须转型。而陶瓷自古以来备受大众青睐,在转型的道路上表现得尤为轻松。

        龙泉青瓷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世界陶瓷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龙泉青瓷的名字非常响亮,曾经扬名海内外,受到世界各地的追捧。在今天的世界各大博物馆,只要收藏瓷器,几乎都会有龙泉青瓷。陈烈汉继承了传统龙泉青瓷的特点,坚持传统与时尚结合、艺术与实用结合,不断发掘产品的文化内涵,从而更好地诠释和提升了青瓷的品质。
        陈烈汉,1962年出生于江西广昌,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任中国工艺品进出口总公司总工艺美术师、中艺东方艺术馆馆长、中国陶瓷协会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中青年专家委员会副主任。1987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获学士学位;1987~1990年在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任陶瓷设计专业教师;199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获硕士研究生学位。
        陈烈汉创作的空格作品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参加全国陶瓷评比获金奖17项、银奖6项。
        空格作品被英国珍宝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馆、中南海紫光阁、中国外交部、北京工艺美术博物馆、湖南醴陵博物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景德镇陶瓷学院、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等机构收藏。

三十年磨一剑
        唐诗《剑客》中有名句曰:十年磨一剑。但对于陶艺者来说,三十年磨一剑,方能显现精湛技艺。陶瓷艺术是一门水、土和火的艺术,陈烈汉正是在这水、土和火的艺术中耕耘了30多年。他创作了几百件不同类型、不同材料、不同工艺、不同风格的陶瓷作品,荟萃了他各个时期的生活元素,题材十分丰富。在这些作品中,我们既可以看到严谨、雅致的青花瓷,又可以看到意象和抽象结合的现代陶艺作品,还可以看到简约的现代青瓷造型和刀法流畅的青瓷刻划花。三十年磨一剑的厚积薄发使其作品极具艺术张力和不朽的生命力。 
        瓷器发明始于青瓷,青瓷素有中国瓷的“瓷母”之称。它以瓷质细腻、造型端庄浑朴、色泽温润如玉著称于世,唐代诗人陆龟蒙曾写下“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名句来赞美青瓷。
        陈烈汉对于青瓷可谓是“一见钟情”。1987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的陈烈汉担任过3年的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陶瓷设计专业教师,1990年他考上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的硕士研究生。在陶瓷艺术创作生涯的早期,其作品以青花瓷为主,深受景德镇传统陶瓷文化的影响。陶瓷创作中期,陈烈汉大师受西方艺术思潮的影响,在北京创建陶瓷工作室,创作了一批有时代特点的陶艺作品。2003年,陈烈汉到龙泉考察青瓷,被古朴大方的龙泉青瓷深深吸引,陈烈汉形容龙泉的青瓷:“没有繁杂的纹样,没有过分的雕刻,简洁的造型与温润似玉的釉色配合得如水一般宁静,金丝铁线、薄胎厚釉。上天为我的陶瓷创作打开了另一扇门。”

融入现代元素的陶艺
        陈烈汉,其人就如其名,他的身上透着正直、硬朗的感觉。
        在久久创艺苑的静雅轩里,记者听着他谈创作、谈想法、谈经历、谈中国陶瓷作品的地位。阳光照在他的肩上,温柔里带着刚毅,他似乎担着振兴中华陶瓷的使命。
        陈烈汉1983年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4年的学习生涯,不仅打下了扎实的陶瓷艺术创作、设计基础,也掌握了景德镇各种陶瓷艺术的表现语言和传统工艺。这种基础,对他以后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系硕士研究生后,重视现代装饰、设计的学习研究,进一步拓宽了他的艺术思维。
        他硕士毕业后,在中国工艺(集团)工作,有机会跑遍中国各大窑系,全面考察和研究了中国各大窑系的文化性质和艺术特色,而且进行了大量的艺术创作。这种艺术创作的丰富性和多面性,便构成了陈烈汉陶瓷艺术的一大特色,这是许多从事某一单项陶瓷艺术创作的艺术家很难企及的。
        在新潮艺术运动以后,现代陶艺得到了蓬勃的发展,而作为现代的青年陶瓷艺术家,陈烈汉也以巨大的热情,创作了大量的既有现代文化思考,又有创新精神的现代陶艺作品。也就是说,受时代的影响,陈烈汉既有机会,又有热情,全面地介入了现代陶瓷绘画、现代陶瓷装饰、现代陶艺的创作领域。
        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接触到不同的材料,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经验,并将各产区的材料优势进行嫁接和综合使用,创作出了具有多种风格和个性的作品;他还相继赴美国、俄罗斯、日本、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比利时、奥地利、卢森堡、希腊、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和中国港澳地区考察、学习陶瓷艺术,参观世界各大艺术博物馆、美术馆,进一步拓宽了自己的视野。他倾注全部精力创作了一大批青瓷作品,构思巧妙,造型别致,装饰新颖,釉色如玉,富有创新性,充分体现出他对陶瓷艺术把握的深厚功力以及对西方和传统文化融合的深刻理解,极具“天人合一”之美。
        翻开陈烈汉的作品集,可以看到他的作品中既有笔法苍劲的陶瓷绘画,又有简洁、概括的现代陶瓷装饰,还可以看到意象和抽象结合的现代陶艺作品;既可以看到景德镇窑的现代青花、古彩瓷盘,又可以看到钧窑、龙泉窑、耀州窑……各种别开生面的传统陶瓷作品。其中,有笔法严谨的青花、古彩,还有笔法粗放、苍劲的寒梅铁枝。陶瓷艺术创作形式的全面性、创作窑系的覆盖性、创作手法的多样性,使陈烈汉在陶瓷艺术创作上收放自如、游刃有余。

龙泉青瓷“变形记”
        青花《采莲图》是陈烈汉在研究生时期的毕业作品,这件作品取材于他对故乡江西广昌“白莲之乡”的生活感受。他运用现代装饰变形的手法,将妇女早出采莲的生动生活场景、藕塘采摘的丰富画面、满载而归的丰收喜悦,分三层连贯地展现于箭筒之上。其作品笔法细腻,装饰性极强,青花“分水”浓淡有致。业内人士认为,《采莲图》将中国传统青花艺术与现代的表现形式有机结合,堪称现代青花艺术瓷的一件代表作。
        近几年,陈烈汉常去浙江龙泉进行创作,原因一是喜爱龙泉的材料,二是觉得龙泉青瓷有发展空间。众所周知,龙泉的泥料和釉料很有特点,但受材料和观念的制约,作品同质化严重,很难取得突破。那么,龙泉青瓷的个人风格靠什么来体现呢?陈烈汉认为,陶瓷造型已经做了几千年,造型方面要有突破很难,只有在口的处理、肩的处理、底足的处理、耳的装饰上和刻划花装饰题材上体现自己的作品风格。
        为了充分挖掘青瓷材料美的潜质,陈烈汉把德化窑泥料、景德镇窑的描金装饰和釉上彩装饰、浅刻浮雕装饰与龙泉青瓷巧妙结合,甚至把景德镇的青花料带到龙泉去创作。经过反复试验,他首创了“青瓷青花”,此外,他还把景德镇的釉里红带到龙泉去创作。釉里红发色十分好,艺术效果新颖,开创了龙泉青瓷釉下釉上装饰的先河,丰富了当代青瓷的艺术语言。
        清华美院资深教授张守智非常欣赏陈烈汉的青瓷作品,赞赏陈烈汉的青瓷作品:“陈烈汉的青瓷作品造型完整,耳的装饰变化多样,在口、肩、腹、脚的局部处理上,适合青瓷厚釉的要求,使作品局部釉色有厚薄之分,形成釉色对比,同时控制釉的流动性,把青瓷以釉见长、造型取胜的独特语言抓住了,而且装饰手法多样,刻画结合,探索青瓷青花、青瓷描金和青瓷红绿彩装饰。其在釉色装饰上也进行了大胆尝试,粉青釉、梅子青釉、米黄釉、官窑文片釉都掌握得很好。”
        中国陶瓷工业协会执行会长王建中也曾经这样评价陈烈汉的现代陶艺作品:在装饰造型的基础上,陈烈汉把现代立体构成、现代意象造型、抽象造型的艺术手法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因此,他的陶艺作品既有内在的精神内涵,又有新颖独特的表现形式,构思巧妙,造型独特,注重作品的视觉冲击力,具有很强的个人风格特点。
        走过30多年的探索之路,陈烈汉深深感受到陶瓷艺术创作是一门包含材料学、工艺学、艺术学等学科的综合学问。他常说,陶瓷艺术创作是一种非常艰苦的劳动体验,陶艺家进行艺术创作需要勤奋努力去学习掌握相关学科知识,缺一不可。近期,陈烈汉将继续对青瓷青花、青瓷红绿彩、青瓷描金装饰进行探索,力图有新的突破。

陈烈汉谈陶瓷青花
        在陶瓷文化中,陶瓷艺术以其独特的文化魅力和审美特色,得到世界广泛的钟爱。然而,时至晚清,随着国运的衰落,陶瓷艺术的创新意识也日渐式微,仿古、复古和烦琐的堆砌,使中国的陶瓷艺术渐渐失去了魅力的光彩。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批有志于陶瓷艺术发展和创新的文化人,如“新安派”的文人画家,在绘画艺术与传统的陶瓷工艺美术边缘空间,开辟了陶瓷绘画这一新的艺术形式。
        20世纪中期,中西方文化激烈地碰撞,一方面给传统的陶瓷装饰艺术注入了新的文化内涵,提倡装饰创新的时代要求;另一方面又将西方的现代陶艺这一艺术形式引入中国,把许多被人们遗忘的制瓷、制陶工艺形式重新利用,并结合现代的文化意识、审美要求进行新的创新组合,成为中国现代陶瓷艺术的“新贵”。这样,在中国的陶瓷艺术中,便形成了现代陶瓷绘画、现代陶瓷装饰、现代陶艺三足鼎立的文化格局,重新焕发了中国陶瓷艺术的生命活力,丰富了中国陶瓷艺术的审美内涵。这一长足的进步,其动力来源于艺术的创新观念。
        陈烈汉说:“我一年中大概有2/3的时间不在家里,出去制陶。我们想要进行陶瓷青花装饰艺术创作,必须具备深厚的绘画造型能力,创作前必须体验生活,写生收集创作素材。装饰纹样必须与造型部位的变化协调一致,主题纹样的设计要有思想性、艺术性和时代性,要符合时代的审美要求。用勾线分水的方法绘制青花,勾线要“起料”,料水调配要有浓淡变化,墨分五色,绘制时要注意浓淡对比,追求平面化的装饰效果。用一笔沓画的方法绘制青花,笔触的变化要与造型相关联,料色的使用要有变化,料色不能画死。
        现代陶艺的创作,必须掌握所使用泥土的可塑性、干燥烧成收缩率、泥土在高温下的承重能力、泥料的烧成温度范围和釉料的烧成温度范围等。泥性对陶艺造型有很大的制约性,很多造型用泥料是做不了的,因为有泥性的限制。现代陶艺在高温烧成中产生的肌理美、釉色美、窑变美、缺陷美等是金属材料和木质材料所不能企及的。现代陶艺创作要有时代性,要充分发挥泥料的可塑性并尽量留下手工塑造痕迹,陶艺造型要有雕塑性,装饰要有绘画性。
        陈烈汉说:“创新并不是割裂历史,而是吸取前人经验,提高艺术修养,开阔思想视野,拓展艺术新路,寻求现代的表现手法,符合时代的审美情趣。”
        陈烈汉对中国现代陶瓷艺术的探索呈现多角度,他对中国多种窑系的艺术陶瓷,都有过深入的研究和艺术表现。钧窑的《蓝天红燕》通过釉色的流变,生动地表现出中国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韵味和魅力。龙泉窑的《粉青刻花夏荷》,其温润的釉色,给概括洗练的纹样披上了一件雅致而朦胧的纱巾,若隐若现……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他在耀州窑的陶瓷创作,则运用了流畅粗放的刀功,如行云流水般地一挥而就,把耀州瓷的质朴、古雅的艺术特色和现代装饰艺术融为一体,既具传统特色,又有现代感。为此,陈烈汉对中国各大窑系的陶瓷艺术创作,既发扬了各大窑系的传统特色,又注入了时代精神和审美要求。使这些传统的陶瓷艺术形式,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并展现出时代的风采。
        同时,陈烈汉的现代陶艺创作,也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面貌。其特点是在装饰造型的基础上,把现代立体构成、现代意象造型、抽象造型的艺术手法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同时又能将器皿造型和意象造型、抽象造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他的陶艺作品既有内在的精神内涵,又有新颖独特的表现形式。
 

分享到:
版权所有 © 财智道(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45213号-1